李逍遥

金融危机下,现金为王才有机会实现抄底

李逍遥 今日热点 2018-02-11 518浏览 0
金融危机下,现金为王才有机会实现抄底 

0、货币的本质是货币发行方的信用。综合实力越强、越受到权力制约的发行方,信用越好,发行的货币越能深入多边市场、被交易者所信任和持有。

1、二战后,建立了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迄今为止,美元仍然是最主要的储备货币和结算货币,各国的国际贸易都离不开美元。

2、美联储的货币政策,直接影响战后世界贸易和各国经济的盛衰。美联储和美元之于世界经济,如心脏和血液之于人体。美联储会根据不同的市场环境和国家战略,发布不同的货币政策,加减息间如一次心脏跳动,血液从收到放。市场上美元多、利息低,则借美元做生意的多;利息高、美元少,则需要还美元的借债方会比较吃紧。

3、各国央行为了稳定外汇,不得不跟随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近期美联储加息缩表和白宫减税,加快美元从各国回流本土,各国央行也正在紧跟加息,各借债方压力开始变大,加杠杆的压力更大。

4、随着廉价劳动力优势不再,中国近年实体经济乏力,大量热钱脱实入虚,炒高了各类资产。如今热钱偿债压力加大,开始撤出中国,所以中央政府严管外汇,防止资本外逃(如李嘉诚之全身而退,王健林之削肉刮骨)。中央政府节流的同时开源,想各种办法把钱留在中国,比如鼓励创新创业,规划工业2025,但市场不那么买账;实体经济留不住钱,就推高股市为国有企业输血,国企进军房地产;默许地方政府大兴土木,与银行和开发商推高房价,然后锁住楼市把钱圈住,现在看来,效果显著;如有需要,会再次推高股市,股市会从赌场变成印钞机;只要能把钱圈住稳定外汇,国家就能维稳,稳定压倒一切。

5、分税制后,地方政府财政萎缩,土地成最大财源。为加快城镇化建设,只好发行大量城投债,急需卖地卖房收房产税来维持运转。这一轮美元回流热钱退潮,加上中央既要降杠杆又要稳房价还不为地方债务兜底了,正在使高歌猛进的城投债变成地方政府最大的软肋。然而地方政府的财源还是太窄,一时间难以摆脱土地经济,房价高企使普通市民接盘乏力,于是部分二线城市开始放开户口政策,发展高新区吸引科技企业入驻,努力吸引人才、扩大财源,以还城投债的利息。而三四线城市的吸引力不够,只能被一二线吸血,同时吸血下面的乡镇。全国的城投债被各银行和融资平台包装成各类衍生理财产品,将风险转嫁。银行、地方政府、开发商、按揭买房者,其中任何一环出现坏账,都会诱发债务危机。

6、对于房市的散户而言,长期来看,一二线城市的核心地段依然能保值增值,刚需上车的门槛会稳中有升;三四线及以下则会因购买力不足而回归居住属性,可能会有地方政府破产。房价波动的原则依然是:短期看货币,中期看供需,长期看人口。

7、次贷危机后,美联储实行量化宽松,刺激经济复苏,如今来看,实体经济复苏不如股市(也不如媒体报道,言论自由是有阶级属性的,媒体也是)。如今美联储量化紧缩,白宫减税扩大财政赤字,同样也会拉紧美国国内的债务链条,做空的势力会再次寻找债务链条的薄弱处下手,引发连锁的信用破产,引爆金融危机。同样,外汇薄弱、债台高筑的新兴市场(如印度),也容易被做空势力盯上。可以说这一次加息、缩表、贬值、减税,使美元回流、各国负债和外汇吃紧,是美国蓄意的釜底抽薪,所谓“美国优先”。大家经济都很烂,比的是谁更烂,谁最先爆掉,大家再一拥而上吃尸体,这也是这一次全球化退潮中各经济体各怀鬼胎、以邻为壑的必然结果。

8、各国通过超发货币刺激产生的虚假的经济繁荣,正在透支各国央行和货币的信用(比特币的诞生便是对货币超发的报复,但最终会被招安),超发货币带来的经济增长的边际效益在逐年递减,而繁荣背后的信用泡沫在逐年放大,掩盖不住的时候,就是被狙击的时候。如此,便是一轮由美国主导各国推动的经济周期。

9、有一个“4盛8衰,10年一轮”的经济周期的说法,时间上并不一定准确,但从各国的货币政策来看,大致是吻合的,这一轮金融危机在2020年前爆发是大概率事件。二战以来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随着几次金融危机后各国力量的消长,会逐渐被瓦解,最终以战争的形式将权力移交或重建。资本和性,都是权力的镜像,在金融层面上,货币,也是货币发行国信用和权力的写照。经济规律可能会因权力的干预而迟到,但不会缺席。

10、金融危机后,泡沫化严重的资产会迅速回归它应有的价值地位,没有核心竞争力、盲目扩张的产品、服务、从业人员,会被市场淘汰。反之,防微杜渐、有现金流、有核心竞争力的经济体、企业和个人,受到的影响会相对较小,并脱颖而出。更有心者能实现抄底。

继续浏览有关 金融危机现金为王 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