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佑

90后担心自己养老,年轻人都怎么做?

天佑 今日热点 2019-03-14

为养老早做准备越来越成为年轻人的共识。为了应对未来可能出现在父母和自己身上的养老问题,很多年轻人纷纷着手做准备。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www.wenjuan.com),对1876名18~35周岁青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7.1%的受访青年会定期督促家人和长辈去体检,52.1%的受访青年购买了商业保险。

调查显示,受访青年应对养老问题的方法还有:通过理财增加养老资金储备(49.9%),尽量保持健康饮食和作息,锻炼身体(47.8%)等。

北京某事业单位员工杜然(化名)最近集中研究了一些商业保险。“我和老公都分别入了重疾险、意外险、寿险、医疗险。我本想着给父母入重疾险,但通过保险公司工作人员了解到,年纪过了50岁,很多商业保险都要求体检,而且保费高保额低甚至就不给入了,所以最后只给父母入了消费型的医疗险,作为社保的补充”。

在北京工作的张潇(化名)去年和丈夫在双方父母帮助下,付了首付在海淀区买了房,现在每月要还一万多元的贷款,除去生活开销后每月所剩无几。“我们的收入基本上都是‘月光’,没有积蓄。买房花了双方父母不少积蓄,现在父母的养老问题、我们自己以后的养老问题,以及有孩子以后的开销,都让我们感到很有压力”。

为了增加收入,张潇和丈夫在考虑开启第二职业,“尽量多赚点额外资金,慢慢为将来积累些财富,减少焦虑感和恐惧感。另外,我和老公基本上每天都会跑步,每年把双方父母接来北京进行全身体检,争取都有个好身体”。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董克用认为,比起过去,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更早地有了养老问题意识,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老龄化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趋势,但这不是一个负面消息,说明人寿命延长了。但老龄化必然会带来一些从前没有遇到的问题,比如老人越来越多、需要帮助的人越来越多、领养老金的时间越来越长等。应对老龄化挑战,年轻人必须早觉悟、早做准备。一个社会中年轻人意识到未来会存在的问题,是一件大好事”。

他还表示,年轻人要建立多支柱的概念。“建立帮助老年人的机制,这需要年轻一代去办,要推进‘助老’社会化。子女不能和老年人在一个城市居住,怎么去帮助老年人呢?必须通过一些机制,比如科技手段、即时通讯手段,及时监控老人的状况等等”。

养老“上海方案”是全国各地参照执行的一个“样板”。上海市民政局、市老龄办、市统计局联合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上海户籍60岁以上老年人口为483.6万人,占户籍总人口的比重达到33.2%。上海成为全国“老得最快”的城市之一,也是全国最早面临养老难题的城市之一。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九人民医院副院长刘艳今年带来了三份有关养老的建议。她告诉记者,养老“上海方案”模型已经基本建立,当务之急就是“把人才落实到位”。

比如,上海长期护理险中包括头面部清洁梳理、沐浴、协助进食/水、排泄和失禁的护理、生活自理能力训练、鼻饲、造口护理等42项具体服务项目,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由于护理经验不够等原因,护理服务主要集中在“生活护理”,专业护理如“鼻饲管”“导尿管”“气管套管”等常被推脱,造成服务形式类似于“钟点工”。

再比如,长期护理险要求对申请者进行需求评估,这种统一的需求评估是享受长护险政策、接受社区居家照护的依据和前提。评估内容包括一般医学评估、身体功能评估、精神心理评估、感知觉与沟通能力评估、社会评估等。而评估需要较高的专业水平以及客观公允的评估态度。但在现实情况中,由于评估人员水平参差不齐,造成评估存在一定的“偶然性和人为因素”,评估质量较难控制。评估偏差容易引起老人不满,还会造成长护险基金浪费流失。

记者注意到,遍布上海各大社区的老人日间照护中心是“社区养老”的主阵地,为了解决“谁来运营、如何管理”的问题,上海引入有资质的社会组织力量参与其中。

“主要还是相关人才的数量、质量跟不上。”刘艳建议,一方面要进一步完善老年照护统一需求评估指标体系,加快评估平台建设,利用大数据等技术开发评估App,实现评估过程管理;另一方面要落实对口管理,加强对护理服务、服务评估、资金使用、运行管理等环节的日常监管和全过程监管并完善激励政策。

因此,需要储备多少养老金这要看你是想在退休后追求哪种类型的养老生活。如果目标仅仅是俭朴型养老生活,那么国家下发的养老金可以解决温饱问题,不生大病、通货膨胀率一般的情况下或许够用。如果想要品质更好一点的养老生活,商业养老是必须的,毕竟不同的缴费层次决定了不同质量的养老生活。

继续浏览有关 90后担心自己养老 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