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佑

为何会为苏大强流泪?戳到了当今城市人的痛点

天佑 今日热点 2019-03-26

“这遗嘱的开头,我想总结一下我自己的生平,也想给后代儿孙留几句话。

苏大强这辈子胆小怕事、一事无成。被你们的妈管了几十年,到了这个岁数,才能稍微挺胸抬头做人。

可我的好日子不多了,只能尽量把后事交代妥当。哪怕给你们兄妹三人留点念想,也是好的。

不要一想起我这个爸,就都是抠抠索索占你们便宜的。”

“以前我没怎么尽过做父亲的责任,希望现在补救还不算晚。

老聂跟我说过,你这辈子没过过几天好日子,成天被克扣,以后该用用该花花,趁着终于没人管你了,应该过得舒坦一点,把钱花光,不用想着留给孩子们。

我当时想,这话有道理。你们每出生一个,就让我多增加一份负担,我当初就想,等你们都长大成人了、离开我了,我一个都不惦记。可当我知道我自己的日子剩下不多的时候,头一个想到的,竟然还是你们三个。”

苏大强掏出一支钢笔,那是他工作第一天给自己买的。这么多年了,这支笔没被用来做过什么诗、写过什么文章,全都用来记账了。

“说起来可笑啊,这可是我身上唯一一件有年头的物件,明哲,我就把它留给小小苏吧,算是苏家的传承,希望她将来好好读书,给咱们苏家光宗耀祖。”

一直以来,老头都清楚地知道,亡妻对明玉不公。所以,他在考虑自己的财产分配上,希望能尽力显示公平。

“你们兄妹三个,明玉从小到大受的委屈最多,花家里的钱最少,这遗产应该多留给明玉。明成正相反,就该给他最少的一份,这样才算公平。”

明玉先吭声,表示父亲怎么算都行。

苏大强回:“爸这一辈子,就是看你妈眼色行事,声都不敢吭。如今终于,我自己能做主了,我不能像你妈一样,一味的偏心,遗产怎么分,我自有我的道理,一定要讲清楚的。”

明成让他别念叨妈的不是,在他心里,母亲终究是对他最好的人。

随后,苏大强掏出了几张银行卡,一一分配:新房子卖掉的钱,还给子女;剩下来卖老宅的钱和这些年来他自己攒下的退休金,大头留给了明成。

他明白,老大自给自足,生活过得下去。女儿最有钱,这点退休金于她,还不够零花。明成丢了工作又没房子,他才是最需要钱的,所以他思来想去,还是把钱留给了明成。

“这点钱数目不大,也算是给你的保障钱,不过要放在明玉那儿,省得你头脑一热又投资。将来要是有合适的房子,这钱就拿来首付,要是不够的话,明玉明哲愿意的话就给添点。”

在做父亲的心里,儿子就算混得不好,有了房也就有了栖身之地;有了栖身之地,小家才可能挽回;小家完满了,大家才算完整了。而他,眼睛才能闭上。

这样做,或许不公平,但这份偏心里,恰是当父亲的真心和“贪心”:希望每个儿女都挺好。

而最后这番近乎哀求,谁说不是如今城市人的痛点,是普天下所有为人父母的心里话?!

“我死了后,你们兄妹三个能走动,就尽量多走动走动,能帮忙就互相帮帮忙。”

城市生活的原子化、个体化,令多少姊妹弟兄疏于往来。

常常,父母在,家就在;父母过世,一脉血缘渐稀释……

为什么最爱装傻的苏大强忽然明白了起来?为什么作天作地、自私自利的他仿佛换了个人?

没皮没脸耍无赖,没羞没臊少女心……是什么促使他一夜改变?



原来,老聂意外中风,让他意识到了世事无常。而在照料老朋友的过程中,一个更可怕的事实浮现——

阿尔茨海默症已经快速侵袭他的大脑了。

许多事情在逃离他的记忆:

想显摆时,忽然忘记女儿家的小区名;

给老聂买早餐去,来来回回都没记得自己要干啥;

立个遗嘱想叫上朱丽,却怎么都想不起二媳妇的姓名……

他背着子女去医院,知道自己已是老年痴呆症患者,于是跑去亡妻坟前,最后有个交代。

一个可怜、可恨,偶尔有点可爱的老头,在他的自我意识最独立也最完整的尾声,他想弥补所有的情意。

最后两集预告里,他的病情被明玉发现。他故作轻松说,要么把我送养老院,要么在你的房子里弄个大铁链子把我栓上……

这,大抵就是《都挺好》最不容易的地方。剧中没有绝对的好人、坏人,苏大强再讨厌,也有思路清晰、办人事的时候;明玉再令人欣赏,也有太过霸道的一面。

真实的人、我们生活中人,不就是如此立体丰富又矛盾?

而真实的生活、现实的世界,不都是在迫你到墙角时,又把人拽回温暖的怀抱?

那一刻,明玉说:“真是有那么一天,我们就去上海、北京看病,去找世界上最好的医生……”

坚强如她,分明带着哭腔,而我们,何尝没有紧了喉头?

苏大强开始懂事了,可好像,来不及了……

【延伸阅读】

《都挺好》热议升级!原生家庭、重男轻女、家庭暴力哪个最扎心?

《都挺好》根据作家阿耐同名小说改编,阿耐上一部作品《欢乐颂》同样也引起了不小的社会反响。相比《欢乐颂2》出现的剧情拖沓和焦点薄弱,《都挺好》目前的剧情整体“浓度”较高,集中在讨论苏明玉从小到大遭遇的原生家庭问题。已经播出的剧集里已经先后出现了为亡母办葬礼兄妹反目、海外大儿子远程“云养老”、啃老二儿子的“妈宝”难题,以及家庭重男轻女导致的惯性家暴等情节,这些元素的展现在过去几年的电视剧里几乎十分少见,因此对观众来说,新鲜感还是很足的。

《都挺好》的豆瓣评分目前达到了8.5分,在平均分往往不足及格线的国产剧评分里,可以看到网络年轻受众对这部剧给出了较高的评价。事实上,单从《都挺好》播出后在网络引发的自发讨论就能看出,至少按照目前剧情演进的情况,《都挺好》作为一部反映现实问题的都市家庭剧,剧中人物与剧情是符合逻辑和一般现实情况的,没有往狗血、煽情的路线走,也把握住了矛盾冲突的尺度。

与社会情绪联动

《都挺好》播出之后,不少观众认为它是将《欢乐颂》中樊胜美的原生家庭危机被放大,单拿出来做成主题,集中展开进行了一次全方位的讨论。从都市剧的社会价值看,这么多年来国产剧愿意真正触及社会矛盾和问题的越来越少,上一部能够引起全民讨论的电视剧是《我的前半生》,但相对来说并没有集中在“原生家庭”问题,更多是关注都市情感议题,再往前倒,国产剧里以社会问题为起点,并且能够做到相对反映现实的,像《心术》《双面胶》《蜗居》这些作品,距今也有至少十年的历史了。

而后多年的都市题材电视剧,《中国式关系》算是难得的讨论了中国式干部的做派和再婚家庭的重组问题,但也“自然而然”地跑偏成了中年人的感情危机和婚恋问题。《我的前半生》虽然获得不少好评,对于女性的独立也有了众多讨论,但是独立女性最后还是凭借男性扶持成长的套路,也还是回到了老路上。

这些浮于表面的婆媳、夫妻、养老等浅层议题衬托下,《都挺好》的“逆流而上”,自然吸引的观众目光也多。剧中有关剧情讨论并引发二次、多次传播的关键点还在于,《都挺好》所反映的社会问题并不是孤例,原生家庭的重男轻女问题长久存在,电视机前或许正有无数个“苏明玉”,而作为相对弱势的一方,在中国传统社会尊老重道的舆论环境和社会压力下,正义不被伸张、委屈无人诉说的可能性更多。因为有了苏明玉这一电视形象,由她引起的社会舆论让过去这种隐而不发的家庭暴力可以被讨论,而且能够让“受害者”找到某种情绪出口。

小心跑偏的“女权”

值得一提的是,作家阿耐从《欢乐颂1》《欢乐颂2》中就无形中在塑造一种新时代的独立女性形象,从当初的“欢乐颂五美”到如今《都挺好》的苏明玉,几乎所有女性形象都在饱受家庭社会压榨之时,依然选择自主奋斗的正面人生。相对负面的女性角色几乎都出现在上一辈中,像樊胜美的母亲、苏明玉的母亲同样有着重男轻女的问题,而年龄相对年轻的主角和她周边的女性们,则无一例外地积极乐观、阳光向上。

如果说《欢乐颂》中的女性角色如邱莹莹、曲筱绡等人还需要社会历练和成长,《都挺好》中进入家庭的女性们几乎都以成熟、尤其是比同龄男性成熟懂事的形象存在。除了主角苏明玉的独立自主,剧中大嫂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事业家庭两不误、明事明理的高知女性,二嫂虽然相对娇气,但同样自立自强,面对自家老公的啃老问题也是出面改变的一方。相形之下,苏家的男人们除了用“渣男”形容几乎身无长处,作天作地、自私自利的爸爸苏大强、颐指气使要面子胜过一切的大哥苏明哲以及无耻啃老还有暴力习惯的二哥苏明成。

也难怪观众们会觉得,这样极品的一家男人,怎么就匹配了如此优秀的女性呢?剧中的女性们还“火上浇油”地彼此认同,像大嫂和苏明玉的投缘,二嫂在兄妹关系中的斡旋,让女人们的知书达礼与男性角色形成了鲜明对比。也许可以考虑到这是一种编剧技巧的体现,只有矛盾足够集中才能将问题集中地展示,但如果一旦角色和人设脸谱化,戏剧的价值也许就减弱了。

从目前的剧情来看,编剧和创作者正在尽量避免一种单一的女权氛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以及“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的多面塑造都在人物中有所体现。二哥苏明成的啃老表象下,是照顾父母老无所依的孝心;苏明玉的独立强大外,也有个性过于专断、无形中与母亲相似的悲哀。还有更多原著中尚未展示的情节,如苏家的重男轻女情结源自父母当年的离婚危机,为苏家现有的问题提供了更多的合理性。尽管有不少观众对于“都挺好”注定圆满的大结局表示拒绝,但从目前苏明成形象的逐渐扭转,已经可以看到创作者的一种选择:将坏人写到极致,自然可以招来最大程度的社会情绪,但这种人造冲突并不能对真正的问题有任何帮助,也只能让负面情绪继续引起对立和冲突。但愿《都挺好》的创作者能够找到某种合理化的手段来化解原生家庭危机,与糟糕的人生和解,其实未尝不是中国人求和求全的一种心理惯性。

继续浏览有关 为苏大强流泪 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