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佑

如何看待社保基金减持交行?

天佑 今日热点 2019-04-03

或许,对A股而言,4月2号盘后最大的新闻就是“社保减持交行股票”了,

社保基金会拟在三个月内减持不超过交通银行(6.160, -0.12, -1.91%)当前已发行普通股份总数的1%;六个月内累计减持不超过当前已发行普通股股份总数的2%。

按照交行目前的股价,减持规模大概在90亿的数量级上。这会对市场造成巨大的吗?如果单纯是个例,影响的确不大;但如果不是,那么潜在影响巨大。

减税降费的大格局

十九大以来,供给侧改革持续推进,今年的侧重点之一又在“三去一降一补”的“减税降费”。其中,这个费就包括社保费率。

5月1日起,下调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各地可从20%降到16%,切实减轻企业社保缴费比例。

一般而言,社保的支出是刚性的,没法无缘无故地削减(那么多人等着领养老金)。然而,降低社保费率势必导致短期内社保收入的下降。收入下降的部分就会形成一个缺口,如果过往的收支账略有富裕并且缺口小于富裕,那么,收入的下降不会造成很大的影响。如果缺口超过富裕,就会形成“赤字”,就需要想办法来平收支账。一个办法是靠财政补贴;另一个办法就是花存量的钱,即社保基金管理的那些存量资产。

于是,我们可以提出一个新的问题,本次降低社保费率是否降低得足够多,以致于需要动用存量资产了?

社保收支的基本情况

为了回答上面的问题,我们就得看一下社保收支的基本情况,

图一:社保收支盈余情况

自2003年以来,每年社保收支的盈余是在不断扩大的,从2003年的500多亿逐步增加到2018年的8000多亿。但问题是,随着老龄化的到来,社保支出增加更快,如果我们把盈余除以支出,就可以得到下面的表。

图二:当年社保盈余占社保支出比例

盈余占支出的比例从最高的40%下降到2018年的12.48%附近,保护垫已经很薄了。所以,降低社保费率势必对社保的收支表造成很大的压力。

社保基金的挑战从原规定的20%降至16%,一次性降低4个百分点,预计将减轻企业社保缴费负担8000亿元。——财政学会绩效管理研究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张依群

如果专家估算的没问题的话,企业减掉8000亿的负担,正好可以抵掉8000亿左右的社保收支盈余——社保收支刚好打平。但仅仅打平是危险的。

在一个逐步迈入老龄化的社会里,社保支出增加的速度往往会超过社保收入的增速。在会导致我们的社保收支很快地走向失衡:不得不更多地依赖于财政补贴,不得不去花以前存下来的钱。

那么,我们社保基金账上存下来的钱有很多么?绝对数额是不少,但相对来看,就有些让人担忧了。2017年社保基金的存量资产是2.22万亿,当年的社保支出是4.87万亿,存量资产仅占当年支出的46%。如果我们本着不动本金,只花收益的思路来看,那么,10%的投资收益每年能填4.6%的支出缺口。够不够用见仁见智了。

结束语

综上所述,我们发现情况一下子变得很复杂,降低社保费率把社保基金逼到一个不得不寻求变革的位置上——社保收入下降,支出增加,就得向存量资产要收益,(各家基金管理人未来会面临更严格的考核)否则,就会减少存量资产,丧失主动权,最后,不得不向财政伸手要钱,然而,那一头又是一盘大棋,牵一发而动全身。

在去杠杆的前提下,减税降费真是按下葫芦浮起瓢,顾了这头顾不了那头,钢镚只有一个,花钱的地方好几个。

唉,还是借钱办事爽啊,儿孙自有儿孙福,或许,没人会去管什么李嘉图等价的。

社保基金减持交行很可能只是个案,不必过分解读;但是,在人口老龄化以及减税降费的大背景下,我们也真得重视社保收支这盘棋了,并思考它的可行出路在哪里——难道只能采用延迟退休这种无可奈何的办法吗?

继续浏览有关 社保基金减持交行 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