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逍遥

2018年是否会是下次的金融危机?

李逍遥 今日热点 2018-01-01

未知的事情总是值得期待与后怕的,查看了年月,距离上次全球金融危机已过去九个年头,那么下次的金融危机是否会是2018年呢!都说金融危机的年轮是十年一轮回,或许是明年或许不是,那么我们大可根据以往的数据跟案例预测一下;

第一:美国政府不当的房地产金融政策为危机埋下了伏笔。从上世纪末期开始,在货币政策宽松、资产证券化和金融衍生产品创新速度加快的情况下,“两房”的隐性担保规模迅速膨胀,其直接持有和担保的按揭贷款和以按揭贷款作抵押的证券由1990年的7400亿美元爆炸式地增长到2007年底的4.9万亿美元。在迅速发展业务的过程中,“两房”忽视了资产质量,这就成为次贷危机爆发的“温床”。

第二:金融衍生品的“滥用”,拉长了金融交易链条,助长了投机。“两房”通过购买商业银行和房贷公司流动性差的贷款,通过资产证券化将其转换成债券在市场上发售,吸引投资银行等金融机构来购买,而投资银行利用“精湛”的金融工程技术,再将其进行分割、打包、组合并出售。在这个过程中,最初一元钱的贷款可以被放大为几元、甚至十几元的金融衍生产品,从而加长了金融交易的链条,最终以至于没有人再去关心这些金融产品真正的基础价值,这就进一步助长了短期投机行为的发生。

第三:美国货币政策推波助澜。为了应对2000年前后的网络泡沫破灭,2001年1月至2003年6月,美联储连续13次下调联邦基金利率,该利率从6.5%降至1%的历史最低水平,而且在1%的水平停留了一年之久。低利率促使美国民众将储蓄拿去投资资产、银行过多发放贷款,这直接促成了美国房地产泡沫的持续膨胀。从而导致了金融危机的开端。

2018年是否会是下次的金融危机?

2008年金融危机就是由次贷危机引起的。次贷危机发生的条件,就是信贷环境改变、特别是房价停止上涨。为什么这样说呢?

大家知道,次级按揭贷款人的资信用状况,本来就比较差,或缺乏足够的收入证明,或还存在其他的负债,还不起房贷、违约是很容易发生的事。但在信贷环境宽松、或者房价上涨的情况下,放贷机构因贷款人违约收不回贷款,它们也可以通过再融资,或者干脆把抵押的房子收回来,再卖出去即可,不亏还赚。

但在信贷环境改变、特别是房价下降的情况下,再融资、或者把抵押的房子收回来再卖就不容易实现,或者办不到,或者亏损。在较大规模地、集中地发生这类事件时,危机就出现了。这次金融危机就是由次贷危机引起的。

金融危机主要是对我国未来的影响。华尔街金融危机已波及全球。我倒觉的美国人是居心叵测。08年金融危机时全方位的。波及全世界。特别是对我国未来的影响很大。本来制造业向中国转移是中国的机会。中国拥有实体经济,美国拥有虚拟经济,一旦冲突,“虚拟经济”倒霉。可是现在美国却控制了中国的实体经济,先是把中国钉死在产业链低端,耗光中国资源,甚至整个世界20年在享用着中国资源。然后再把中国资源换取的美元回流美国,把虚拟经济的灾难转移到中国。

与此同时,还用资本和品牌把中国的低端产业控制在自己手中,让中国最终两手空空,高端低端产业全部控制在对方手中。世界形成两个极端国家:创造财富的贫穷国家和创造品牌的富裕国家。前者资源耗光环境崩溃,后者山清水秀不付任何代价。结果是实体经济的生态灾难和虚拟经济的泡沫灾难,全部砸在中国人头上。这就是所谓世界规则和市场规则。

信用危机,主要影响美国和中国。但是在美国和中国的影响很不一样。美国透支未来收入,中国透支未来资源。结果就是美国虚拟经济破产,中国实体经济破产。美国是为本国人民高消费透支了未来,中国则是在压缩本国人民消费的基础上为美国透支了自己的资源。美国透支了别国人民未来的收入,中国则是被别国透支了自己的资源,还透支了中国人的福利,中国人的健康,中国人的环境,所有这些透支最终都要由中国人自己偿还,如果现在把透支资源换取的一点财富再拿去美国救市,中国最后依靠什么偿还?

我们能应对的就是把我国自己的事情办好。稳定我国的经济增长率。国务院当时拿出四万亿投入基本建设以扩大内需。

对于新的金融危机是否会爆发?或新一个金融危机是否来临?目前市场讨论甚多。有人说,目前国际金融市场正处于“明斯基时刻”,新一场全球金融危机即将来临;也有人说,从近几十年的经验来看,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是一种十年轮回,比如1997年爆发了亚洲金融危机,2007年爆发了美国金融危机,因此2017年同样是新一轮金融危机爆发的节点;也有人认为,中国是一轮金融爆发危机的源头,市场上不得不密切关注等等。

而美联储前任主席耶伦6月底大胆预测,像2008年那样的金融危机“这辈子都不会再出现”。然而,有“末日博士”之称的美国经济学家麦嘉华(MarcFaber),在这(7月3日)接受CNBC访问时却大唱反调,强调在自己有生之年內,将会再次看到金融危机爆发。在麦嘉华看来,世界人均能源消耗量的3年平均增长率,自2011年高位持续回落,最新数字更已跌至负值。根据历史的经验,每当出现上述情况时,往往正是爆发金融危机的时刻。在过去的20年历史当中,世界人均能源消耗量的3年平均增长率出现由正转负的情况,只曾出现3次,而对于上两次就是大家非常熟悉的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的美国金融危机。对于这种讨论,以类比的方式来得出新一轮金融危机爆发的结果,自然是依据不足。

以传统的理论来说,金融危机是否会爆发,基本上是信贷过度扩张的结果,只不过引爆的方式不同而已。可以说,在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之后,全球各经济大国,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欧盟及日本,都采取了信贷过度扩张的货币政策,量化宽松了再宽松,银行利率降低了再降低,从而使得全球的银行信贷利率基本上降低到了历史最低水平。在这种情况下看上去是制造了经济及金融稳定的假象,但是大量的流动性并没有流入实体经济而是流入各种资产,无论是美国及欧洲的股市,还是中国的房地产,其资产价格都在创造一个又一个历史高位,吹大了一个又一个资产泡沫。

而对于实体经济来说,僵尸企业众多等资源无效率使用,低利率、低通货膨胀、低效率等让实体经济迟迟无法摆脱低成长状态,而过度的信贷扩张政策极力鼓励投机炒作,让少数人大玩金钱游戏,以钱生钱,不仅不断地吹大资产泡沫,也在制造社会收入分配越来越平等,绝大多数人的消费严重挤出,经济结构难以调整,绝大多数人的经济福利水平严重受到伤害等。在西方民主社会,选民往往想通过选票来改变这种现态,这就使得极端的民粹式政府很容易得天下,比如美国。可以说,这是与以往金融危机发生时相当不同的社会背景。

还有,在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之后,大数据、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物联网、机器人及云计算等新技术出现了一个飞跃式的发展。人类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企业的商业模式及市场赢利模式等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比如在美国股市量化交易、高频交易、算法交易等成了股市占主流的交易方式。这些交易既容易引发市场激烈波动,有时也可能成为隐藏市场风险的缓冲器。所以,下一次全球的金融危机是否爆发,这些同样是要考虑的因素,仅是用传统理论是无法做出好的解释了。

还有,人口结构变化,政府对市场的参与度提高,都会影响金融危机何时爆发的时间。比如2008年以来的中国金融市场,中国政府信贷过度扩张的程度及向市场流入的流动性,与欧美发达市场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以传统理论来分析,中国企业债务负担、中国资产价格快速飚升,特别是房地产市场的价格疯狂上涨,早就应该是引发全球金融危机的一个重要根源,但是这种情况为何迟迟没有发生,最为重要的是政府之手一直在起重要作用。中国如此之大的经济体,如果通过政府之手要让一些金融市场的风险转移当然是容易的事情。但是金融市场之风险只可转移却不会消失,扭曲市场所引发的金融危机只能推后而不可避免。而这些现象,传统理论是不可能有很好解释的。

也就是说,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之后,尽管整个市场环境发生巨大的变化,欧美各国金融监管体制也作了重大修正,但是主要经济体一致地采取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让全球各国的过度信贷扩张都走向极端,让全球金融市场流动性泛滥。但是这种过度泛滥的流动性并没有多少流入实体经济,而是推高各国不同的资产价格,形成了一个又一个不同的巨大的资产泡沫。这正是下一次全球金融危机的根源。

继续浏览有关 金融危机2018年 的文章
发表评论